ag亚游平台怎么样|官网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举案说法
百万遗产“引出”失联20年聋哑女儿 调解员:遗产继承应依法
日期:2018-05-07 15:36:37  来源:平安浙江网  作者:  阅读:

百万遗产“引出”失联20年的聋哑女儿

调解员讲理说法,既分了遗产又续了亲情

309c232ea3e81c56973e1b.jpg
 

  今年年初,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澥浦镇司法所调解了一起遗产继承纠纷,就在调解快要收尾时,却又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——被继承人失联了20年的聋哑女儿突然现身,这着实让众人心里一咯噔。而在之前的调解中,家人对聋哑女儿的存在只字不提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事件聚焦  

  遗产继承接二连三引出纠纷

  今年年初,宁波镇海人老郑在一次聚餐中喝高了。饭局散后,老郑像往常一样骑着电瓶车回家,岂料天黑路暗,加上酒劲上来,老郑不慎一头撞上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大卡车,当场身亡。

  老郑离世后,留下了一笔百万元的遗产。由于老郑和妻子阿芬并未生育子女,按理来说,这笔遗产就应由阿芬及老郑的父母继承。然而,平日里就有矛盾的婆媳为此闹得不可开交。

  阿芬认为,作为合法配偶,自己可以全权处理丈夫的遗产。这个想法遭到了代表老郑父母出面的小叔子小郑的强烈反对。双方争执不下,闹到了镇海区澥浦镇司法所。

  司法所派出调解员进行调解。依照继承法,阿芬和老郑父母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,有权等份额继承遗产。经多次调解,双方最终同意了调解员的方案。

  眼看纠纷就要平息了,事件却出现了令人意外的转折——调解员从村委会得知,老郑其实还有个20多岁的聋哑女儿,只是女儿与老郑一家早已断了联系。

  原来,老郑与阿芬是二婚。老郑与前妻原本感情和睦,然而聋哑女儿小可的出生,让夫妇俩矛盾不断。老郑的父母希望小两口能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,但前妻却一口回绝,最终夫妻俩不欢而散。

  离婚后,老郑前妻带着女儿搬了出去。虽然与老郑的住处相距不过几十公里,但母女俩与老郑一家从此一刀两断,20年来未曾谋面,也没有任何联系。

  老郑前妻和女儿的现身,让调解现场一下子炸了锅,老郑一家先是震惊,继而愤怒。“这么多年都没见你们露过面,一听说我哥没了,你们倒立马出现了!这是想来分我哥的遗产吧,告诉你们,没门!”小郑说。

  和事佬上阵  

  “背靠背”调解 挨个解开当事人心结

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事情至此,调解员也是伤透了脑筋。

  刚开始,调解员打算集中调解,便约老郑的父母、小郑、阿芬和老郑前妻母女到司法所调解室面谈。没想到,老郑一家与老郑的前妻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,调解工作无法继续。

  鉴于此,调解员便动起了脑筋,决定改变调解策略,采用“背靠背”的方式,对三方进行分头调解。

  起初,老郑的父母并不认可这个孙女,“这20年,她从来没来看过她的父亲,也没来看望过我们,我们没有这么不孝的孙女,她凭什么继承遗产?”

  老郑父母有这样的不满,也在所难免。调解员表示,母女俩在情理上是有些说不过去,但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第十条规定,配偶、子女、父母为遗产继承的第一顺序继承人。也就是说,小可有权继承父亲的遗产。况且,小可离开父亲时尚且年幼,不懂事,之后没和父亲这边来往,也怪不了她。

  调解员告诉老郑的父母,小可与她母亲的性格其实不太一样,小可性格温和又有点胆小,小可的母亲则性格刚烈。长大之后,小可曾多次提出看望父亲和爷爷奶奶,无奈母亲都拒绝了。

  听到这里,老郑父母的态度渐渐缓和了下来。调解员见状趁热打铁,拿出了一张老郑父母从未见过的字条。字条是前妻和女儿小可离开时,老郑写给女儿的,字条上写着,“女儿,以后爸爸的东西都是给你的。”

  老郑的父母接过字条看了又看,红了眼眶。得知儿子原来那么爱小可,老郑的父母终于软了心肠:“你们来了以后我才明白,小可拥有继承权,我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希望小可母女俩以后能多来看看我们。”

  与老郑的父母不同,小郑就显得比较犟,虽然调解员多次向他讲解相关法律法规,但他仍半信半疑。显然,小郑对调解员并非那么信任。为此,调解员拨通了镇海区法律援助中心值班律师的电话。一通电话过后,小郑终于表示,“想通了”。

  阿芬和老郑其实结婚没多久,经过上一次的调解,阿芬已懂得了相关法律法规,对于小可继承遗产一事并无异议。

  调解员发现,如今二十出头的小可已拥有了自己的家庭,不过丈夫也是聋哑人,日子过得挺紧的,夫妻俩都还借住在亲戚家中。小可的母亲本来希望能多分点遗产给小可,但调解员表示,按照法律规定,三方应该平分遗产,若老郑的父母愿意放弃遗产继承,小可和老郑的现妻阿芬才可继承该份额。经过多次调解,老郑前妻也意识到,老郑的父母还是通情达理的,自己“避而不见”的做法的确有失偏颇。

  今年3月的某一天,阳光灿烂,当事人再次齐聚司法所。与第一次不同的是,调解室内已没有了剑拔弩张的气氛。各方当事人最终同意了调解员提出的阿芬、郑家父母、小可平分老郑遗产的方案,并签下了名字。

  老郑的父母表示,由他们继承的这部分遗产,他们会先帮小可保存着。如果小可母女俩以后能经常来看望他们,尽到应有的孝道,钱肯定会给小可使用。“我们家的老房子也要拆迁了,到时候赔偿款也会分小可一部分。”老郑的母亲说。

  签字后,小可在纸条上细心地写下了一行字:“谢谢爷爷奶奶,我很感动,以后我和母亲一定会常来看望你们,请你们放心……”

  几天后,老郑出殡,小可手捧灵位,以女儿的身份送了父亲最后一程。断了20年的亲情,至此终于重续。

  和事佬有话说  

  “感情亲疏”不可取 遗产继承应依法

  参与调解的主调解员陈冠海认为,这起纠纷虽然看上去复杂,但归根到底是因当事人不知法、不懂法引起的,误以为遗产继承的分配应按“感情亲疏”来划分,这显然是不对的。虽然调解员多次向当事人讲解相关法律法规,但当事人之间隔阂较深,倘若不打开双方的心结,纠纷就很难平息。因此,通过“背对背”的调解方式,挨个儿解开当事人的心结,才能最终让当事人的态度发生转变,纠纷得以平息,一家人的关系也变得缓和。

  陈冠海说,在这起纠纷中,小可其实是无辜的。小可在离开父亲时尚年幼,甚至不记得父亲的模样。性格温和的她在长大之后,也屡次提出想见见父亲和爷爷奶奶,但都被母亲拦了下来。作为一名聋哑人,小可本就值得同情,加上她如今的生活条件也比较困难,因此,调解员理应尽力为小可争取本来就属于她的合法权益。

  (文中所涉当事人除调解员外,均为化名)(见习记者 陈毅人 通讯员 陆晓芸 )